_浮兮_

【楼诚101】预选赛专用投票帖

凌赵何日能出道!

楼诚影视文化公司:


本轮比赛由大家提名确定参赛CP



在预选赛专用帖的评论区留下你想看到的CP


每个ID可以提名不超过5对CP


最后将综合大家的提名,确定参赛CP共20对



可提名CP不包括楼诚、诚楼,


不涉及真人CP,


此外可拆可逆百无禁忌,例如:荣诚、季庄



【凌赵】药石无医 3

一宿安眠。

早上七点整。昨天和凌远疯到后半夜,赵启平觉得浑身都快散架了,赖在床上不肯动,直到床头的闹钟响了一次又一次。赵启平顶着一头乱毛,半阖着眼跌跌撞撞地闯进主卧的厕所,把正在洗漱的凌远吓个正着。

赵启平依旧耷拉着眼,挤到凌远旁边,一起洗漱。凌远含着牙刷,抬眼看着镜子中正眯着眼来来回回刷牙的赵启平,以及残留在他嘴唇上的牙膏泡泡,顿时有种莫名的满足。赵启平仿佛感觉到了凌远的注视,同样也抬头看着镜子中的凌远。

不知是谁先主动,凌远蹭上了赵启平嘴角的泡沫,舌尖与舌尖相碰,清新的薄荷柠檬味挑逗着味蕾。赵启平轻笑一声,拉住凌远的老头儿睡衣,纠缠着他的舌头,柠檬香味弥漫了两人的口腔。

“停。”赵...

【凌赵】药石无医 2

坐在副驾驶的赵启平像一个顽皮的小孩,极其不安分,时不时捏一捏凌远挂挡的右手。修长的食指在凌远的手背上画着圈,偶尔兴起在掌骨关节处点上一点,不轻不重,着实撩人。凌远被狐狸爪子挠得痒痒的,也不看始作俑者,直接反手与赵启平的五指向合,将其紧紧扣在自己的大腿上。这下赵启平终于安静了,他侧过头来,看着凌远专注开车的侧脸,勾了勾嘴角。

岁月对长得好看的人真的格外友好。

赵启平如是想。

“启平,”趁着等红绿灯的空档,凌远扭过头,迎上赵启平直勾勾的视线笑出声来,“留着回家慢慢看。”

“嗯,确实好看。”赵启平扬了扬下颌,朝凌远凑近了些许,仿佛要把眼前的这个人看个仔细方才罢休。温热的气息逡巡在两人之间,狭...

【凌赵】药石无医 1

终于憋出了我的第一篇凌赵,因为实在太喜欢双医生组了,总是担心自己笔拙,写不出他们最好的模样。

以下,正文开始。

中午十二点刚过一刻,一串电脑提示音响起,霸道地打搅了这间办公室原本的安静。凌远放下手中的文件,转动办公椅晃了晃鼠标,桌面上随即出现了一个抖动的聊天框,以及短短的几个字。

“我落地了,一个小时后到医院。”

区区十二个字,凌远颠来倒去看了好几回,每看一次嘴角便不由得上扬再上扬,缓了半刻,方才敲了敲键盘,啪嗒啪嗒的尾声似乎都带着一丝雀跃。

“欢迎回家。”

凌远合上面前的文件,心情甚是不错地伸了个懒腰,顺带理了理西装的袖口以及领带。凌远站起身,走到窗前,抬起眼望向远处,才发现之前移过来的一棵树苗,如今已...

【楼诚】剃须刀

关键词:绝对领域 @楼诚深夜60分 

私以为,喉结应该算绝对领域吧,虽然我也没写出来orz

还有,在巴黎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,emmm…请自动脑补

明楼有一把剃须刀用了很久没换,即便是刀片钝了,也只是叫阿诚买来新的刀片,自己亲手组装。

“我们明家是不是明天就要破产了,剃须刀老了就不能用了的呀,侬晓得伐?”

一天,大姐发现阿诚买回来的刀片,扯住明楼唠叨几句,佯装要把桌上的老式剃须刀扔掉,却被明楼以“念旧”为理由拦了下来。

书房里,映着黄晕的灯光,明楼熟练地将刀片卸下,再组装上新的。他用手帕将崭新的刀片擦净,又用拇指的剥茧试了试刀口,方才满意地收回。或许没有人知道,明楼这双拿惯枪和笔的手,竟然也...

【双关】知归


“你要是沦落到我这个地步的话,我是绝不会抛下你不管的。”

213灭门惨案最终在两个月内告破,关宏峰亲眼看着所有物证一一归档,并且亲自将案卷交到档案室,此时此刻,他才松一口气。

支队的这条走廊最为僻静,关宏峰侧靠着墙壁,点了一根烟,一口一口吸得很急,呛出泪花。他想起关宏宇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,以及那天在警车里,擦颊而过的一个吻。燃尽的烟卷掉落在地,关宏峰若有所思地摁灭了半明半暗的烟头,随手扔进垃圾桶。

这是关宏峰两个月以来,第一次来到这里。与其说是他一心都在破案上,还不如说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关宏宇。尤其是在这两个月中,他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没有一丝烟火气,就连躺在床上就没有往常的温暖,他开始怀念和关宏宇斗...

【庄季】热炕头

关键词:罗衾不耐五更寒@楼诚深夜60分 

晚十点,庄恕刚下完一台手术,有些疲惫地坐在休息室里歇了片刻。一个即将奔四的人,身体机能也大不如从前,四五个小时的手术,站得腰酸腿酸的感实在不好受。庄恕阖上双眼揉了揉太阳穴,深吸一口气,才缓缓睁开,撑着沙发扶手缓缓站起身,准备换衣回家。

今天原本和季白约好下班一起吃饭,难得季队长没有忘记,还提前和庄医生通了电话,约了见面地点。可惜,离交班还有半个小时前,一位住院病人病情恶化,需要立即手术,无奈之下,庄医生只好给季队长发了条微信,告诉他今晚的失约。季白也没多说,他明白他们两人职业的特殊性,聚少离多,往往就是常态。

庄恕单肩背着包,手里挂着一串车钥匙,走...

收到了新出炉的《小明星大跟班》,厚厚的一本,都没有意识到当初校对了这么多字😀所有小东西都巨可爱,太棒了!谢谢手心带来如此美好的故事,期待更加新鲜的作品,加油!😚😚@强摘的果实不甜 

【庄季】大手牵大手

关键词:茧子 @楼诚深夜60分 

季白有一个秘密,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。

他本以为这个秘密他能隐藏很久,却不料还是被庄恕一五一十地问出。

“当初在医院,你为什么抓着我不放手?”

记忆犹如洪水涌来奔流不息,季白低头淡淡笑开,随后抬高双臂在脑后交叉枕于庄恕腿上,闭上双眸,仿佛那天的画面再次出现在眼前。庄恕也不催促,掌心一寸寸抚过季白面颊肌肤。细小的茧子蹭过眉心,带着些痒意,季白略一挑眉,伸手将庄恕的前臂扯下,与人手指相贴,然后紧紧握住。

指尖沿着那块茧子绕着圈,顿时被突如其来的满足感包围,迫使季白想要起身去抽根烟,却被庄恕一把摁在了沙发上。“不说清楚,就不准你去。”

季白只好妥协。

那天赵寒被推进手术室...

【长评】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

——致《小明星大跟班》 @强摘的果实不甜 


这篇文对我来说有特别的意义,当手心将整篇文发给我时,我开始了为期几天的校对工作。之前校对过的文章不在少数,可是这一次,是头一回校对自己如此感兴趣的小说,甚至校对完都觉得意犹未尽。


对于凌李的初识,我想说即便不是命中注定也应该是缘分使然,李熏然犹如一道璀璨的光照进了凌远的世界,变成了小太阳一般的存在,而凌远也愿倾尽一生却守护这道光。


对于凌氏爱情,就是在爱他的过程中教他,却不让世故影响他一分一毫。


李熏然化身为小明星,却同样阳光,活力,坚韧,面对娱乐圈的残酷也丝毫不退缩,一个人跌跌撞撞忙忙碌碌,直到凌远的出现...

我只是单纯做了写作这一件事

© _浮兮_ | Powered by LOFTER